动物行为研究给我们的全新诠释:自戕是一种过度的「自我梳理」?


审稿:陈淑钦(临床心理师)、李政达(谘商心理师)

南朝宋诗人谢灵运有一首《庐陵王墓下作》五言古诗:「解剑竟何及,抚坟徒自伤。」这首诗写他奉召还京,经过庐陵王之墓,心头是凄苦难言。这种自伤是自我伤悲。悲痛之中对于统治者所玩弄的假仁假义有所怨怼和厌恶。这种悲痛心情之所以见物抒发,让人有所做为,奋笔疾书,或大声抗议。但是人除了自我伤悲也会自我伤害。情绪心理学家认为这种情绪大于一切的生理基本需求,会不吃不睡,开始会自残,如果找不到其他解决方法,累积越来越多的负向状态,最后选择自尽。

自伤并非人类独有,动物也有明显的自伤行为。有些鸟类患有「啄羽症」(Feather-picking disorder),会发现身上有大片的羽毛脱落,肩膀、胸膛、尾巴上秃了一块。这些鸟类把一根一根的羽毛拔下来,有时还会啄那无毛的部分,直到鲜血淋漓才停手。兽医师已确定排除病菌或寄生虫等外在干扰。

这种原因不明、蓄意引发身体痛苦与损伤的作为,也同时造成心爱的人的困惑与苦恼。这样的症状让我想起国中的同班同学,这位同学使用美工刀在手臂内侧划下一道道伤痕。而且在我面前淡定的用刀亲自示範轻划着手腕,皮肤的表层就这样出现痕迹,她的手腕上也是有好几道刀痕,当时毫不在意地割手腕的模样,吓得我连忙阻止她。

曾听闻心理师说部分自伤的个案当中,有些人下刀之前会将自伤器具消毒、伤口照护及包扎......,熟练的手法俨然是位外科医师。而这就是所谓的「切割者」(Cutter)。通常,这类个案会故意用尖锐物品划破皮肤,造成伤口与冒血,会选择能在衣物隐藏迹象的身体部位下手,例如:手臂内侧、大腿内侧、腹部。这样的行为通称为自伤或自戕。有些人会蓄意用香菸、打火机或热水壶烫伤自己;也有人会猛烈撞击自己、撞墙、撞地板,甚至在有些人则会将铅笔、钮釦等东西吞下肚,这在监狱时有所闻。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种自戕只会发生在社会底层。但,自杀防治中心以及学校辅导谘商人员却认为这是常见的行为之一。

公众人物也会有,香港明星吴彦祖曾自述说在十多岁时曾试过自残,他说:「当时没有考上最想进的大学,心中很难过,曾拿着刀划自己的手,但才划了一下,我就想起了父母,就没再继续伤害自己了。」强尼戴普、柯林法洛等一干名人都曾有过自戕的过往。

自杀与自伤不同

自杀跟自伤有所差异,但关係很複杂,有很强的相关性。一言以蔽之,自伤的目的是缓解痛苦,自杀是想要结束痛苦。

根据Walsh B. W.的着作《Treating Self-Injury, Second Edition:A Practical Guide》内容,自杀与自伤的比较可以明显得知:

动物行为研究给我们的全新诠释:自戕是一种过度的「自我梳理」?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虽然自伤和自杀不同,但是当重複自伤所获得的资源和疗效降低,或者是越来越多的负向回馈发生,以及找不出其他解决方法,心理感受就会转变成无法解决的痛苦,而导致走向绝路。

当心理师询问个案为何要自戕?得到的答案多类似是:「我不是想要自杀,割腕只是让我觉得好过一点,减轻我的痛苦,让我能够放鬆。」或是带点得意的告诉治疗者,割伤自己会让她好过一点。

减轻?放鬆?感觉舒缓?这对从事相关专业的人来说,听起来还是难以置信。至于为什幺他们要这幺做?相关专业人士会把割腕和早期经验、控制议题、缺乏情绪感知力,以及没有能力谈论自己的感觉等连结在一起。自戕也常被认定与儿童性侵以及某些心理疾病有关,比如边缘性人格、神经性厌食症、神经性暴食症与强迫症(OCD)等。那些自伤的病患描述自己备感压力且焦虑不安,被诸多期望与选择给压垮,或是完全被孤立且麻木不仁。

有些个案早年有被虐待或者是环境上照顾不佳的问题,辩证行为疗法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DBT) 称这种状态叫做「无效环境」(Invalidating environment)。也就是无法让个人学会正确的内在刺激和外界反应之间的关联性,例如:被家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拒绝、处罚情绪表达、完美主义等。或者个人学到不能信任自己的内在状态,导致无法持续且完整的发展。一般的诊断会将自残行为与早年时期的创伤或受虐经验连在一起,但结果证明并非绝对如此。

事实上,男性与女性的自戕比率大致相同,差别在于他们伤害自己的手法不同。男性多半选择撞击或烧伤自己,女性通常会选择割腕。有些人会在他们离家自立、不再受到父母管束后开始自戕。而且有些个案根本没有童年受虐的经验。目前的研究表示这种是「非自杀性自我伤害障碍」(Nonsuicidal self-injury disorder ,NSSID) 指的是故意破坏自己身体的表面而没有自杀意图。这些行为包括切割,烫伤,刮皮,打击和咬自己,主要造成流血,瘀伤或疼痛。个人从事这些行为并不意图结束他们的生活,而是期望伤害会导致轻微或中等的身体疼痛。

所以,到底是什幺促使他们选择这种行为?

我决定从动物行为来参考研究,毕竟牠们脱离了「繁忙的现代生活」与「大脑」这些因素,正是寻找自戕这个行为源头的关键。

三因素:压力、孤立与无聊

当兽医师看到饲主带来的宠物一连数个小时绕着家具打转、摇头晃脑、不断后空翻直到筋疲力竭,或是使劲摩擦自己的皮肤,直到皮开肉绽才停手。有时兽医师会说这些行为是「刻板行为(stereotypy)」。最极端的行为包括撞头、拔毛、戳刺和挖凿。

对兽医师来说,这一类型的行为,即使是比较温和的方式,都值得关切和阻止。或许听过人类的强迫症患者会反覆洗手和清洁。同样地,一只紧张的猫可能会用自己的舌头投入自我清洁。兽医师称这种行为为:「过度梳理」(over-grooming)。

过度梳理?这让我想起猩猩彼此理毛和抓虫的画面。没想到这种温和的清洁与社交行为可以扩大到疾病,原来很多种类的动物都会自我梳理,而且梳理涵盖的许多行为远比我们想像中还要怪异,确实过与不及都会产生问题。

对于动物而言,梳理就跟吃、喝、拉、撒、睡一样。社交梳理的极端重要性不仅限于灵长类动物或陆地哺乳动物,水类众生也有这种行为,而且有时能避免冲突。裂唇鱼属的鱼类素有「清道夫鱼」的称号,这种鱼类提供水下美容保养服务,牠们会毫不畏惧的吃掉其他鱼儿身上的寄生虫或在大鱼的口腔内外吃掉「菜渣」,甚至钻进对方的鳃里面。

这种关係并非只是动物合作的温馨範例。科学家发现,不光是接受梳理的鱼能感受到梳理带来的镇定效用,就连等待被梳理的鱼也有同样的感受。期待梳理与接受梳理似乎同样能使掠食者减少追逐该区域中的鱼的次数。

梳理会带来心神安宁的效力。猫和兔会将多达三分之一的时间用在舔舐自己。海狮与海豹每天花很多时间躺在沙滩上翻动自己的皮毛。鸟类会在烂泥中翻滚、震动羽毛、用鸟喙整理并挑拣羽毛。至于蛇因为缺乏手可以运用,牠们通常会在用餐后直接贴着地面擦脸。

不过,没有动物比我们人类拥有更多、更千变万化的梳理仪式了。清洗、保养、按摩、装饰、涂抹……多元部位,型态多变。有时一人,有时群体;有时免费,有时昂贵。不得不承认,定期且良好的梳妆打扮不只能安定心神,还能让人思绪集中。友谊、关怀,特别是反覆的刺激,都能纾解压力并增进安定感。无论是洗个温水澡、刮鬍子,在美容沙龙中的悉心照料,或着精心化妆后的满足感。

还有一种个人的梳理,也就是往往毫无意识进行的小动作。一般来说,他们无伤大雅,但却是个人的小秘密。例如:拉扯头髮、咬手指、自我安抚的小动作在人类行为中很常见。但有时会失控,而且会毫无意识地加强力度。例如:拔掉一根头髮、挤粉刺、挖鼻孔、抠结痂的皮。

事实上,人类整天都有这些「释放-轻鬆(release-relief)」的循环。不管是挖鼻孔、挤粉刺还是摸头髮,这些都具有镇静的效用。当我们觉得紧张不安时,就会更加强力道。不过,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说,这类行为的等级并不会提高。可是对某些人而言,想要感受到「释放-轻鬆」的需求是很强烈的,因此他们会渴望进行高强度的释放。

对于瞬间强度的释放需求,这种情形正是割腕的人之所以这幺做的理由。假设我们同意兽医师所说的过度梳理,那幺自残的确就是梳理过了头。

动物行为研究给我们的全新诠释:自戕是一种过度的「自我梳理」?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经由L-酪氨酸,形成多巴胺、肾上腺素以及去甲肾上腺素的儿茶酚胺生成路径图。

实际上,对于疼痛的成瘾,甚至于可能强化这些自戕者的行为。结果证实痛苦与梳理都能引发身体释放脑内啡,也就是让马拉松跑者的脑内产生愉悦感的天然鸦片。疼痛也会使身体製造儿茶酚胺(Catecholamines)。儿茶酚胺是由肾上腺产生「战或逃」(Fight or Flight)的激素,是属于一种胺类化合物的统称,主要内容有「去甲肾上腺素(NAd)」、「肾上腺素(Ad)」和「多巴胺(DA)」。过多的儿茶酚胺分泌可能导致高血压和心肌梗塞。虽然在短期内可以使生理如同注入一剂强心针使血压升上、瞳孔放大,心跳加快,不过,这种物质过多会损害体内的重要器官或肾衰竭。从某个角度来说,自残者等同于进行自我治疗,他们利用非正规的方式启动自己身体自然且强大的化学反应。某些割腕者描述自己感到一股强大的自残需求,同时会进入一种出神的状态——就有如毒瘾患者渴望来一针,或者是长跑者坐立不安地期盼比赛。

动物行为研究给我们的全新诠释:自戕是一种过度的「自我梳理」?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内啡肽(endorphin),亦称脑内啡的化学结构

如果以生理和心理之间的关係来看,人类与动物自戕的其中一个原因可能在于生物化学上,被某种以神经传导物质为基础的回馈迴路给迷住了;在这个迴路中,只要他们做出能引发疼痛的行为,身体就会用平静与舒服的感觉做为报偿。弔诡的是,在这种神经迴路中,只要做出能引发疼痛的行为,他们的身体就会用平静与舒服的感觉做为回馈。

令人惊讶的是,「快感与痛苦」,「打扮与破相」,这两个相反词,竟然能对身体产生类似的作用。或许正因为非常相似,使得某些人的生理机制似乎混淆这两者。虽然这些自戕行为会带来稳定和安心感,但仍旧有一个问题,也就是无论自戕是否落在正常範围内,人类与动物的自戕都偏离常态。不只是精神痛苦的一种徵兆,可能引发严重的健康后果,也有可能因此细菌感染,最后以死亡收场。

一般来说,精神科医师或心理师会先透过检视各种人格障碍及找出过往创伤经验,来理解病患的自戕行为。或是探问曾被性侵的往事或从边缘性人格的特徵来入手。但是兽医师採取更直接的手段,由于缺乏与动物交谈的能力,他们从经验中归纳出触发自戕行为最常见的三大要素:「压力、孤立与无聊」。

兽医师在排除某些动物幼年时期的遭遇或是其他生理状况,才会开始检视急性压力、孤立与无聊这三大可能性因子。判定压力,兽医师会调查动物面对的社会情境与环境。之前有无恃强欺弱的现象?受害者是人?动物?或是有可能因为动物感觉环境变化无常或有危险而造成的压力,导致动物伤害自己。

孤立,可能导致动物伤害自己。兽医师安排其他动物作伴是一种方法。即便是似乎想要独处、会攻击并驱逐笼内的鸟儿,在其鸟笼被移近其他鸟类之后,也会停止伤害自己。许多种类的猴子与猿类被移置到与同种的另一头动物同笼后,自戕的状况会大幅减少。许多种马在有母马的陪同(自然环境)的状况下,便会停止独处的自戕行为。从猎豹到赛马,许多种类的动物有时会被安排与其他动物住在同一个兽栏中。之所以这样的安排,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大型动物会害怕踩到体型较小的动物,好似这样的责任心能减少自戕的需求。

无聊,也会让兽医师有所警觉。例如:自由放牧的马儿每天花许多时间吃草,但当把大量的饲料挂在马儿面前,让马儿吃撑吃饱,闲着没事做的牙齿和马蹄,再加上大把的时间,猜猜这会发生什幺事情?

所以,当动物发生一些刻板行为时,动物园的管理人员或兽医师会改变环境或加入一些玩具,甚至于加入一些同类同伴。毕竟,马儿是群居动物,除非马群当中有匹马保持清醒,负责站岗,否则牠们通常甚至于连睡都睡不安稳。也难怪独自生活会使牠们产生极大的压力。

了解人类与其他动物的行为有所连结,可以将已知的事物放入全新的脉络,甚而提出解决这类问题的新作法,也带领我们走向大猩猩的真实故事。

大猩猩、口香糖、指甲油

《共病时代》这本书中就提到一则实际案例,在美国伯明罕动物园中有一头雄性大猩猩叫巴贝克(Babec),牠患有郁血性心脏衰竭。进入手术时,兽医师开始剃除胸毛且消毒。在麻醉的医疗程序之下,兽医师用手术刀切开胸口并安装心律调节器。不过,在手术过程中,有几件事可能会让人类手术室的护士当场抓狂。有位助理开始为大猩猩修指甲,把原本黑色的指甲涂成鲜豔的红色。另一名动物职员则是剃除大猩猩脚上的几处毛髮,缝上鬆散的线痕。同时,有几名兽医师做了一件在人类手术房被严格禁止的事情。他们嘴巴开始嚼口香糖,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鬼鬼祟祟地从口中吐出一小块,接着不知所以然地黏在大猩猩的毛髮上(口香糖已经过高温处理)。

后来兽医师说,这些违反人类健康规範的作为其实是一种照护病患的好方法。具体来说,是保护大猩猩胸口上的缝合线,因为只要一不留神,大猩猩能在几分钟内就把心律调节器拉出体外。如何保护它呢?人类会忍住那股冲动,至少在手术完之后的36小时不去乱动伤口,让伤疤能够癒合。可惜费尽唇舌也难阻止一头大猩猩去扯开自己身上的伤口。于是,这些兽医师们想出一套障眼法,透过转移这名病患的注意力,保护这些缝合线。他们利用的正是与驱策这头大猩猩抠伤口的本能慾望——梳理的冲动。

大猩猩术后醒来后跟人类一样,迷迷糊糊、失去判断力、浑身不舒服。渐渐回神后,开始举起手,準备朝胸膛的痛痒处移动,但手到了半空中却停住了。鲜豔的红指甲微微闪烁,等到看了好久之后,手继续朝胸膛移动,又看到手臂上黏了一坨口香糖。牠又挖又拉的拔开那坨恼人的东西,好不容易移除了之后,牠的另一只手又黏到口香糖甩不掉。脚踝上的假缝合线又是下一个目标,每回完成一项任务,就有另一项东西等着牠分心,主要是不去注意到胸口的缝合线。

刺青与自戕

近年来,我也发现刺青和自戕有所牵连。因为不只一位想要自杀的个案或朋友都有刺青的冲动。许多学者和国外的文献和案例也有显示当某些个案的内在的压力很大时,会转为生理上的需求。

说实话,刺青和自戕是两回事。刺青不但由来已久,还是某些人类文化阶层的象徵,也是一种文化艺术形式。跟古代刑罚用的黥面截然不同。但是,可以把这种行为当成一种梳理,也是一种亲密互动,刺青往往能赋予人社会地位。刺青时的疼痛促使身体释放脑内啡。

自戕是一种过度梳理,这是兽医师给我们全新的诠释。观察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多的梳理,也越来越多的侵入方式,例如:全身除毛、去角质、开眼头、牙齿矫正、牙齿美白、水波拉提、私密处手术、净肤雷射......。

无论工具是刺青师傅的刺青枪、整理外科医师的针头、割腕者的刀片,或是动物的利爪与尖喙,有时候,人类和动物一旦跨越了界线,健康的自我照顾就会变成明显的自戕。我们或许无法定义出那条线确切开始的地方,不过只要有人越线,我们一眼就能辨别。

改变生活目标

那幺自戕的人类该怎幺办?

有些治疗师会尝试让自戕者在想要割伤、烫伤或撞伤自己的强烈冲动涌现时,採用侵入性较少、能分散注意力的疼痛「冲击」做为替代。比如把手指放进一桶冰块中,用力挤压一些冰块,或者用橡皮筋弹自己的手腕,有时会达到预期的效果。不过,有时只能治标不治本。

以前的年代为了三餐温饱而工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以往的人根本没有所谓闲暇或是唾手可得的食物。典型的中产阶级青少年有点像是独自关在马廄当中的马儿,日常所需的绝大多数事物都在附近(手机、便利商店)。

当科技能娱乐人,还能传播讯息时,会更进一步孤立你我,使问题更严重。就连喜爱看电视、玩电动、独自滑着手机的我们都知道,这些活动会让我们与真实的人互不往来。有些线上社群团体甚至于会发表错误的讯息,让这些自伤行为变得越来越实际可行。

除此之外,这样的观念也可以用来理解一件难解的AI结论。日本NHK电视台在2017年的7月开发出社会课题解决型的AI,对AI输入5千种,共700万笔资料,包括人口增减高龄化率、豆芽菜价格、饭店数量等,跟生活相关的各种数据,然后反覆进行50兆次的运算。AI在对日本人的行动模式和价值观进行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后分析,而且AI不会用人类惯用的逻辑思考,也不在乎数据名字或代表的意义。

现代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便利超商,根据日本AI运算,「超商数量增加,自杀人数也连带跟着增加」。当初知道这结论觉得匪夷所思,两者没有任何因果关係和逻辑性,但仔细一想,超商数量越多,可能造成日常所需都可以就近解决,再加上许多事情都可以在超商内完成,多出来的时间容易造成人的胡思乱想,再加上科技发达以及都市文化,间接造成人与人的隔离,如果这时人们有越来越多的负向状态持续发生,再加上找不到其他外在的解决方法,心理感受就会转变成无法解决的痛苦,最后选择自杀。

从动物的行为来看,梳理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驱力,历经数百万年来的演化,让我们保持清洁,与社群保持密切往来的正向利益。因此动物管理人员会想办法让动物主动觅食。也许我们该让青少年尝试参与和準备他们自己的食物,因为这样的活动不只能带来全然的平静与满足,还能提供生活目标。如同动物的刻板行为在有了同伴后会大幅减少,就像一匹孤独的马被引入群体当中。当出现压力、孤立与无聊时,父母、同侪、医师和兽医师都应多加注意。

心理治疗是处理的方法之一。传统上,民众会去寺庙问事、找师父聊天,或者上教堂与大众一起作礼拜。或是去医院诊所挂号找精神科医师、心理师谈话。运用团体辅导的鼓励和支持彼此,或者是进入园艺、厨房準备的乐趣,这些做法不只可以创造出让人分心的事情,更能运用方法来修复因演化出现的短路。

离群索居的自戕者应该被鼓励去寻找他们自己的群体,无论是运动、音乐、戏剧、志工服务,或着较小众的热情嗜好(製作模型、影片製作、拼字游戏),拥有一群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类作伴、互相依赖,能带来深刻的归属感。这些方式可以做为自戕者另一种加入群体的起点。因为那种场所会有人说话、坐得靠近,而且必须要付出行动(在约定的时间出现)。透过声音、语言、回应与在场,真实的交流或许能释放孤立与紧张的感觉,也是能放鬆的有效方法。

※小提醒※

平常多关爱自己、多关心身边的人,一句问候、一个微笑,都能温暖人心。若您或身边的人有遇到心理困扰,目前各县市政府卫生局社区心理卫生中心都可以提供或转介心理谘询的服务,亦可拨打卫生福利部安心专线(0800-788-995,请帮帮救救我)提供24小时免费心理谘询服务,或拨打生命线1995及张老师1980,亦可提供适当的心理支持。

参考资料

中文

《共病时代:医师、兽医师、生态学家如何合力对抗新世代的健康难题》台北市107年度专任专业辅导人员暨专辅教师寒假专业知能研习——辩证行为治疗模式在青少年的应用,马偕纪念医院,陈淑钦临床心理师 2018.01.29《心灵的伤,身体会记住》苏圣杰医师——急惊风 vs 慢郎中,个性从何而来?科学证实大脑主宰了你的幸福感!日常生活多做这4件事有助提升幸福感动物也会自杀?吴彦祖自爆脾气大 坦承年轻曾自残强尼戴普自残8次 中年转性运更旺AI.解决社会问题 NHK独步全球首开发动物的刻板行为 告诉我们什幺?

英文

Nonsuicidal self-injury disorderTreating Self-Injury, Second Edition: A Practical GuideSelf-Harm in Animals: What We Can Learn From ItStereotypy (non-human)Catecholamine

原文发表于欧尼斯特的天与地 - Ernie's Worl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